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碎碎念】3

周六下午,冷清的办公室,突然意识到有家的基本都回家了。

这个时候最容易感受到孤独。

平时里的热闹和朝气都没了,世界安静下来,就好像上帝突然踩住了刹车。

刹车后的慢镜头,一片耀眼的光,惨白中透出虚无。

总是会有那么一些时候,所有平时觉得有趣的东西都开始变得无聊,变得没有意义。不再惦记着哪本小说,没看过的电影,不再会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不可自拔,甚至不想和任何一个人多说一句话。

是传说中的季节性抑郁么?


突然想到前两天看到的一篇文章,截一段

"农业革命让食物总量增加,但量的增加并不代表吃得更好、过得更悠闲,反而只是造成人口爆炸,而且产生一群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精英分子。

我们以为自己省下了时间,其实是把生活的步调加速成过去的十倍快,于是整天忙忙碌碌、焦躁不安。我们从农业革命能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很可能就是物种演化上的成功并不代表个体的幸福。"

“无论是现代国家、中世纪教堂、古老城市,任何大规模人类合作的根基,都在于某种只存在于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除了存在于人类共同的想象之外,这个宇宙中根本没有神、没有国家、没有钱、没有人权、没有法律,也没有正义。我们相信某种秩序,并非因为它是客观的现实,而是因为相信它可以让人提升合作效率,打造更美好的社会。

虚构出来的组织能够正常运作,靠的是讲故事,而讲故事难就难在让人相信。于是,历史也就不断围绕这个问题打转:究竟某个人是如何说服数百万人去相信神、民族或是有限公司这些故事?

现代人之所以要花费大把银子到国外度假,因为饿他们真正相信了浪漫的消费主义神话。浪漫主义告诉我们,为了要尽量发挥潜力,就必须尽量积累不同的经验。必须体会不同的情感,尝试不同的关系,品尝不同的美食,还必须学会欣赏不同风格的音乐。而消费主义告诉我们,想要快乐,就该去买更多的产品和服务。鼓励多元多样的浪漫主义又与消费主义一拍即合,催生了贩卖各种‘体验’的市场。

追求各种欲望,我们乐此不疲,甚至发展出了极其精密的组织、制度、方法论、工具、仪式。但是很少人会突然抽风问一句:‘究竟为什么我们会想要这些?”

还很长,不摘了。


我这辈子最喜欢自己的地方,是有着无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而这样的天性,也许也是注定促使我成为那个会常常会打破别人“美好生活的幻想”的人。成为那个会抽风问出“究竟为什么我们会想要这些”的人。一切问题问到底,问出的也许都是“没有意义”四个字。

尤其是在这样的天气和这样的心境之下。平日里那股子兴奋得停不下来的感觉会突然之间消失骀荡。


也会怀疑自己对爱情的追求和等待究竟有没有意义。毕竟几乎不会有人像我这么蛋疼会去想这些问题。况且,我也并不希望他是一个跟我一样蛋疼的人。生活的常态就是平凡,唯有平凡才能长久。

《平凡之路》唱得很平凡,但懂的人都知道朴树在这首歌背后经历过什么。真正到过底点的人,唱出的平凡才更打动人。

听流行的人不能理解听民谣和摇滚的,认为民谣太白开水,摇滚太怪异。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试过长时间地去听流行。越是甜蜜好入口的东西,越是不能连着吃,一年365天一天三顿,再好的东西也会让人吃吐。反而是青菜豆腐这种最寡淡的东西最适合一直吃,所以和尚们才选了它作为日常餐。

越说越性冷淡了orz...

即便如此,依然不能说服自己去找一个“合适”的人过一辈子。也许平凡的生活都是一样,跟谁过都一样。但是如果朴树在还没有经历过那些人生的大起大落,绝望和低谷时,就唱了“平凡之路”,我也就不会爱上这首歌了。那些“性冷淡风”的民谣,我也不是全部都爱,爱它们是因为它们本身就很美,越听越美。

如果真要说得悲观一点,就是在孤独一辈子和行尸走肉一辈子之间做选择。都不是我想要的,但更不能接受的是后者。

人生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对么?能做的就是给自己找点意义,让它变得好玩,再好玩一些。

评论(4)
热度(2)
© 本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