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碎碎念】1

其实这个点早该睡觉去了,可是依然忍不住要来码两行字。最近半年总是这种状态,明明已经困成狗了,可是又舍不得睡。


虽然我跟这个产品在历史上并没有发生过太多交集,可是却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深情。也许因为它与云音乐、istyle、公开课一起,代表着来这里之前我对网易的憧憬与想象。当那个“最想要去的公司”变成真的之后,更加看待这些产品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样了。

离开易信以后,除了怀念一起努力奋斗,尽情happy过的小伙伴,对易信本身的感情反而比之前更深了。就好像自己在玩过家家的时候造出来的一个个泥娃娃,在傍晚回家的时候依然舍不得丢弃,一定要带回家放在窗台上摆着,哪怕只是放着看看都会觉得心满意足。更何况,还看到了一群依然在为它而努力着的小伙伴们。


LOFTER之于我,就是一个宁静的所在。曾经试图拿它作为个人博客,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在这里码码字,写写心情,不需要人围观,也不需要人嘘寒问暖,更像一个牧师,或者一个树洞,能安安静静听我把话讲完已是心满意足。后来发现这里更鼓励发图片,也更适合看图片,于是之后就没再写过了。

我能理解那些“小众”、“孤僻”、“闭塞”的用户的需求,现实世界已经太纷扰,只希望在网上能找个清静的所在,静静地感受下自己的内心,而不是继续哗众取宠罢了。

微信在团结起一批人建立圈子,建立强关系的同时,也给了我们更多的社交压力——你既然是我的好友了,我在微信上找你你是不是就得随时待命回复我呢?我给你神经病般呻吟的图文下留言“看不懂哦,求解释”、“发生什么了?”,你是不是总得回复我一下才显得你比较看重我?

我不知道我观察到的微信倒流微博的现象是不是普遍存在,但这种回归,让我感受到了“我们这批人”对弱关系的渴望——如果你愿意关注我,那是你的事;你想给我点赞,给我留言,ok啊,但是不要期待我每条必回哦,因为能看到这些内容的人实在太多了,“不回复”本身已经变成了一种被理解的行为。


果然已经困得不行了,先睡了,下次接着写。

评论(1)
热度(1)
© 本本 | Powered by LOFTER